文章分类
一边出票
2021-01-31 04:4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对于一元钱的火车票,魏孔鹏并没有感到意外。从中学时,魏孔鹏就经常坐这趟火车往返于老家和县城之间,从邵家堂站到县城的皋兰站,总共途经3站。“以前是一块五,调价以后更便宜了。”

7516次列车是老式的绿皮车体。车厢的取暖还得靠列车员自己烧锅炉。列车员马莉钻进狭窄的车厢锅炉间,熟练地开关阀门,给锅炉加水。虽然看起来一脸秀气,马莉抄起铁锨加煤的动作却一点儿不含糊。

对于65岁的果农仲英莲来说,坐这趟火车真能体会到实实在在的便宜。仲英莲带着满满4箱冻梨,从丰水村站上车准备到白银市去销售。尽管路途比魏孔鹏要远些,但票价也只有2元钱。“坐长途汽车,车票得十几元呢,而且我的行李也得买票,花的钱那就多了。”仲英莲坐在车厢里,热得解开头巾,兴奋地对记者说。

“这才是女汉子啊!”旁边一位旅客的调侃,逗得马莉忍不住一笑。“其实,这说明旅客还是能体谅我们工作的难度。”马莉满脸通红地说。

和魏孔鹏同行的张成在一边插话:“一元钱对我们年轻人来说,相当于免费了。我们坐火车主要还是图个方便。”

临下车前,和魏孔鹏同行的老乡热情地邀请记者:“晚上我们还坐这趟车回家,欢迎你到家里来,一元钱的火车票,我请客!” (记者张锰、肖正强)

魏孔鹏给记者算了一笔账。老家这里还没有通长途汽车。如果不坐火车,他需要步行一个多小时到附近大一点的村子才能坐上长途汽车,车票是七块钱。而坐火车,不但票价只有一块钱,而且只需要40分钟就能到县城。“这恐怕是最便宜的火车票了吧?”魏孔鹏笑着说。

乘警长张皓手里拿着安检仪一直在车厢内来回巡视。春节期间,沿途的群众经常随身携带一些易燃易爆物品,而沿途小站不具备安检条件,因此,车厢内的安检工作显得尤为重要。“我们自己多跑一跑,让大家都安心,也就值了。”张皓说。

魏孔鹏的老家在甘肃省皋兰县忠和镇水源村。离家门口不远,就是邵家堂火车站。魏孔鹏和村里人去县城,主要就靠火车。9点03分,7516次列车准时停靠在邵家堂车站。

“开行这样的列车,对于铁路部门来说,根本谈不上盈利。”兰州铁路局西宁车队党总支书记王正仁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开行列车不仅需要配备列车上的工作人员,车下的各种保障更是需要很多部门的工作,“主要还是方便沿途旅客和沿线职工的出行,体现铁路的社会效益。”据了解,仅兰州客运段担当的列车中,就有包括兰州至长征在内的8趟绿皮列车。每年有170多万沿线旅客群众通过票价便宜、停靠站多的绿皮车出行。

刘莉告诉记者,这趟由兰州客运段西宁车队长征二组担当的列车,除了7名列车员,还有一名乘警长、一名车辆检车人员和一名运转车长。10个人负责着列车的服务和安全。“虽然旅客的票价低,但是我们的服务标准不能低。”刘莉说。

一上火车,列车长刘莉就安顿旅客尽快坐好。这是一趟有5节车厢的普快列车。时值春运,车上的旅客比平时多一些。一开车,刘莉就和列车员开始进行常规检票、补票工作。问清楚魏孔鹏的目的地后,刘莉熟练地操作着手中的补票机,一边出票,一边说道:“您好,邵家堂到皋兰,票价一元。”

除了烧锅炉,列车员还得打扫车厢卫生、照顾旅客、查验车票,一路上忙个不停。只有在运行区间较长的线路上,工作人员才能拿出自带的馒头、面包等,就着开水解决一顿饭。可是,这趟差不多逢站必停的列车每隔十几分钟就要停靠一次。列车员们必须完成一系列规定动作,组织旅客安全有序上下车。想安安稳稳吃顿饭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再有一周就要过年了,魏孔鹏约好和同学们在县城聚一聚。在兰州上大学后,也只有过年放假时间能和同学们见上一面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zbqklsj.com外围彩票网站排行榜/彩票网址导航大全/现金备用评级/荣一娱乐登录网址版权所有